單車誌-Cycling update

黃亭茵的女子環義奇幻之旅

C114T03-3 1

 

談到去義大利騎車,相信粉紅小鋼砲黃亭茵特別有感,因為她曾經在2016年和2017年,連續兩年前往義大利,2016年時她參與女子環義的10天魔鬼賽程,成為完成該賽事的台灣第一人,2017年她再度征戰環義賽,但因狀況不佳並未出賽。對於能有機會參與女子環義,黃亭茵說,是她一生當中很難得的經驗與最大榮耀,在人生主軸之外的精彩副本,一個很特別的奇幻之旅。

 

2016年挑戰女子環義

 

在2016年時,黃亭茵以短期加盟的方式,擔綱義大利的Servetto Footon女子職業車隊的衝刺主將,參加女子World Tour多日賽Giro Rosa(女子環義大利賽)。

 

「7月參加環義賽,讓我見識到世界級職業選手的能力,平均時速40公里、連爬坡都有30公里,這些人實在是太強了!」賽後黃亭茵在受訪時說道,雖然有國際車隊光環與經驗加持,但環義回國後她卻發現右膝疼痛,檢查後發現是「因為長期姿勢不良,導致右大腿內側肌肉萎縮。

 

C114T03-3 2

▲在2017年,黃亭茵正式加盟義大利Servetto Footon女子職業車隊。

 

2017年陷入受傷低潮

 

2017年黃亭茵繼續加盟義大利Servetto Footon女子職業車隊,而且2017的正式合約,將會讓亭茵成為台灣首位正式旅外參與完整女子世巡賽的職業選手,並再度挑戰環義賽。

 

不過人生的際遇總是不會如想像中順利,黃亭茵去義大利待了兩個半月後,剛好有被邀請參與環崇明島,由於自己是主力選手,想先回來調時差適應一下環境於是跟車隊要求提前回來,然後直接從台灣過去參賽。

 

然而在2017年的環崇明島賽完後,黃亭茵陷入低潮,回台灣後就沒有再去義大利,她的膝蓋跟腰受傷一直找不到原因,整個訓練的體感跟比賽的表現,就是實力掉很多了很多,她無奈地說:「我找不到原因,為什麼我受傷怎會這麼嚴重,要去治療也無法治療,也找不到方向,還在尋找原因當中,所以那一年我選擇放下環義賽。」

 

女子環義賽的名單裡原本有黃亭茵,但她評估自己,環義賽是連續十天的賽事,她在2016狀態最好的時候,完賽那連續十天的賽事,仍是一條很折磨的天堂路,就是魔鬼地獄般的感覺,必須要靠自己最大的體力、最大極限去完賽,僅是完賽不是得名,每天都是心跳200的高強度連續十天,對自己的身體很傷,是很大的消耗,所以她評估自己應該無法完賽,運動傷害可能更加嚴重,又適逢低潮期,所以2017年就選擇不出賽了。

 

冷天氣難以適應

 

回憶在義大利待過的那段時間,黃亭茵說她其實完全不習慣,因為那邊春天(3月)的氣溫還是低且乾燥,早上7、8點只有5、6度,中午也不過7度左右,和台灣比起來還是非常寒冷,對她來說,體感溫度15度以下就算是冬天了,那邊比賽時是2度,根本來不及熱身就準備收場了。身體一直受寒、代謝變差,生理期也不正常,無法適應氣候正是最大的難題。回想2016環義可以完賽,是因為當地夏天的氣溫只比台灣低一些而已,讓她可以很快適應並順利完賽。至於吃的部份,都是自己煮,比較沒問題。

 

比較喜歡義大利的部分,則是當地風景非常漂亮。以前黃亭茵看過很多歐洲歷史古色古香的照片,到了義大利才知道,原來那都是真實的存在著,不是只有在照片或圖畫裡才有的美景。

 

對於在義大利的訓練,黃亭茵說,除了適應天氣外還要熟悉那邊的路線,在那邊是自主訓練而不是團練,反而對自己的要求要很高,甚至要更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態,等於說在義大利訓練,自主的能力要夠,而且要逼自己練到那個水準及品質。在台灣是有人帶著,有人幫補給、有人安排路線,甚至可以很多人一起團騎;相反的,在義大利自主訓練時就曾經騎到高速公路上,然後自己很慌張,直到加油站才被好心的當地人載送下交流道,對路線不熟悉就沒辦法好好繼續訓練。

 

C114T03-3 3

▲在義大利自主訓練,最大的困難是必須要克服天氣寒與對當地的不熟悉。

 

環義是人生的奇幻之旅

 

如果是以玩遊戲來比喻,每個主角都有主要任務,也有已設定好的劇本循序漸進照著走,黃亭茵認為,「環義賽對我來說像是一個副本,一個給自己強化的副本,那是一個很獨特的一段故事,因為這並不是在計劃當中的一個賽事,比較像一個主軸劇本之外的插曲,一個很特別的奇幻之旅。」

 

事前黃亭茵從未預期會去參加,因為她通常比的是3天左右的賽事,最多也只是跟男車手一起練5天的環台賽,而環義賽是10天,天數多了2~3倍,這是一個很大的衝擊。難得可以參與最高賽事,雖然很辛苦很累但黃亭茵也很興奮,過程中每踩一下,都覺得像是自己的一個故事的歷程,一點一滴、一步一步自己腳踏實地親身經歷過了。

 

黃亭茵覺得,環義那個路線,即使是台灣男選手去騎也都不一定能有很好的表現,所以她很佩服歐美選手可以提高那麼多的體能水準,也體會到自己跟他們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。天生條件是沒有辦法改變,但是心態是可以改變,她看到有些歐美選手也是比她矮、比她瘦,就看起來弱弱的,但騎起車卻很厲害,這是環境所塑造出來的。「如果我從小在歐洲成長,來到台灣可能也無法適應這個訓練與環境,表現的水準就會失常,」就像歐美選手參加環崇明島一樣,表現就差很多。有一年在卡達舉辦的亞錦賽也是一樣,天氣熱就是她的主場。

 

期許能栽培出新世代

 

經過環義賽的試煉,黃亭茵最得意的是她的下坡技術變好了,歐洲的路線難度比較大,這個部份獲得很多成長。另外,全世界最菁英的選手都集中在環義賽,能與他們一起騎車,近距離與他們接觸與競爭,這也是一生當中很難得的經驗與最大榮耀。最大成就感是有完賽,這10天都盡自己所能在時間內完成。

 

有過前往歐洲參與環義的經驗,黃亭茵覺得最重要的是「希望自己能栽培出下一個參與環義賽的台灣選手,也希望這個經驗可以傳承下去,而不是在台灣只有自己一個人獨享這樣的經驗。」

 

C114T03-3 4

▲難得可以參與最高賽事,雖然很辛苦很累但黃亭茵也很興奮。

 

C114T03-3 5

Submit to FacebookSubmit to Google Plus
2020-07-02
網頁設計:Cadii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