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車誌-Cycling update

你所不知道的環義大賽

C114T03-1 5

 

文◎劉宏一|編輯◎吳敏正

 

在1909年,127名選手參加了第一屆環義賽,至今已超過了100屆。雖然目前比較起來,環法大賽更廣為人知,但其實很多車迷都認為,環義大賽其難度更高、路線更陡、環境更惡劣,甚至賽道風景也更美!百年歷史的環義大賽,還有什麼是你未曾發現的小秘密,讓我們繼續來看下去。

 

C114T03-1 4

▲環義大賽以難度高、風景美而著稱。(Photo Credit:RCSport)

 

關於粉紅衫


在自行車世界裡粉紅色與黃色代表的都是冠軍的象徵,之所以粉紅衫為粉紅是因為創建Giro的體育報紙米蘭體育報(La Gazzetta dello Sport)是用粉紅色紙印刷的。與環法自行車賽的創辦報社汽車報(L'Auto)的黃色新聞紙相對應。

 

雖然1909年第一屆環義就舉辦了,但是遲到1931年才有第一件粉紅衫的出現,用來標示誰是集團中的領先者。歷史上義大利車神 Fausto Coppi與比利時車神Eddy Merckx都擁有5件粉紅衫。而Merckx還有穿著粉紅衫78站的紀錄至今無人能破。早年車神Alfredo Binda雖然也是五次環義冠軍,但因年份過早之故僅有一件粉紅衫。然而說到此需要為Coppi叫屈一下,要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,或許Coppi有機會多穿回幾件粉紅衫。

 

C114T03-1 3

▲在2018年,Chris Froome跨年連續拿下環法、環西和環義三大賽。(Photo Credit:RCSport)

 

C114T03-1 7

▲歷年來的環義粉紅衫。

 

環義停賽紀錄

 

在1909年即展開的漫長的環義歷史中,有幾次停賽紀錄,因一戰與二戰爆發,分別停賽了四屆及五屆,因此環義第100年時並非100屆。從二戰後一直到2019年,環義都持續著未曾間斷,自行車運動與環義像是義大利民族深層靈魂,直到今(2020)年,才再次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,雖然主辦單位百般不願,但未曾間斷的環義也面臨停賽的命運。

 

即使義大利政府頒發的隔離禁令:民眾不得騎單車上街否則將會500歐元起跳的罰款,但是職業選手除外。也就是說職業選手是允許外出訓練的。如同第二次大戰期間,名將Gino Bartali仍然兩軍交鋒的戰火中維持練習。甚至Bartali還假借訓練協助運送機密文件,幫助猶太人逃離納粹德國的魔掌。

 

黑衫獎

 

自行車世界裡,彩虹衫象徵UCI世界冠軍。黃衫授予環法自行車賽的領先者。大紅色的火袍,象徵是環西大賽(Vuelta Espana)的冠軍。這些是騎自行車最令人垂涎​​的獎品。穿著著這些色衫象徵站在勝利的榮耀之中。但你有沒有聽說過環義大賽(Giro d'Italia)的黑衫?自1946年起至1951年,環義自行車大賽頒發一個特殊的獎項給總成績最後一名的選手。最初黑衫的緣由是為了幫助辨認誰是最後一名,因此給他一件黑色的上衣。沒想到,無法在前方競爭總成績的選手們為了競爭這件上衣與獎項,而卯足全力。

 

特別是兩位車手,Luigi Malabrocca和Sante Carollo,竭盡全力去看誰最會浪費時間。他們會躲藏在餐廳和酒吧或橋下,或者到最後乾脆將自己的車子損壞。Malabrocca在1946年和1947年獲得了這個獎項,成為唯一的兩次獲獎者。他被封為「延遲大師」。他會在集團後段徘徊,也常會停下來與粉絲喝杯咖啡,再拖延成漫長的午餐時光。還曾經停下來在提契諾河的河道釣魚!

 

黑衫的獎項包括來自主辦單位的現金獎勵,還有每站束時由義大利瘋狂車迷們,貢獻的食物和飲料,因此該獎項讓人垂涎欲滴,以至於發展出激烈的競爭手法。

 

受到這一崇高獎項所代表的惡作劇和堅韌毅力作為啟發,Santini 每年都復刻一系列黑衫傳奇系列被暱稱為「魯蛇衫」,文雅地稱之為 L'Arte di Perdere(輸的藝術)以幽默詼諧的方式來讚揚騎士們即使”魯”也堅毅不拔。

 

C114T03-1 6

▲環義大賽的四色衫。(Photo Credit:RCSport)

 

C114T03-1 8

▲Santini 每年都復刻一系列黑衫傳奇系列被暱稱為「魯蛇衫」。

 

女生參加環義

 

講到女生參加環義賽第一時間想到的是Giro Rosa,這個每年七月份,在義大利境內為期十天的公路車多日賽,參加者僅限女性。從1988年開始舉辦,已經舉辦了33年,是女子公路車運動中最高層級的賽事。但是我們今天要說的是另外一個奇人Alfonsina Strada的故事。

 

一般來說義大利人的名字可以從名字的結尾看出是男性或是女性,通常a結尾的名字就是女性。1924年的第12屆環義賽,阿芙西娜·斯特拉達(Alfonsina Strada),化名為 Alfonsin 阿方西諾出賽,成為起跑的90名選手之一。

 

第一天的賽事結束,她以第74名的排序落後1小時進終點,這時主辦單位才發現她是女性,但是一切太遲了。當時單日的賽事都是300公里起跳,而且選手騎的甚至都是泥巴,土路。但她卻毫無畏懼的與男性選手一同出賽。甚至某一站,因為風大且路面崎嶇,許多人都摔車,阿芙西娜同樣也摔車,摔斷了車把,她站在路旁等著,剛好路旁農民將斷掉的掃帚丟進洞裡,她撿起掃帚拼湊斷掉的手把騎回終點。

 

但是到了第七站因為天候及路況實在太糟,接近半數的參加者都棄賽了,而阿芙西娜回到終點時已經超過時限。但主辦單位考量她的存在實在振奮人心且創造話題,於是同意她繼續比賽,只是不得領取獎賞。最後回到米蘭終點時,阿芙西娜並不是總成績最後一名選手,她在所有完賽的34人中排名第32。成為唯一一個完成三大環賽的女性。她的另外一個暱稱是穿著裙子的惡魔。她的單車被收藏在柯莫湖畔的單車聖殿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台灣女車手黃亭茵也曾經在2016年參賽,成為完成該賽事的台灣第一人。

 

C114T03-1 2

▲台灣女車手黃亭茵也曾經在2016年參加女子環義大賽。(Photo Credit:楊東蓁)

 

最難的環義

 

雖然環法賽的名聲響亮,但是普遍認為,環法並非是三大賽中最難的。以氣候、地形等等綜合因素考量,環義賽的難度往往高於環法之上。而三大賽中最困難的是哪一年的比賽呢?經過自行車歷史學家考證完之後,一致認為1914年的環義大賽堪稱史上最艱難的大型環賽。它的困難除了每一單站的里程超長(平均395公里),路面超爛,瘋狂車迷的圖釘到處是,還站站有雨,第一站出發的人數是81人,到了比賽結束僅8人完賽,完賽率10%。不只讓本屆榮登環義史上最難外,也被公認為是三大環賽中最難的。 2012年一個英國的作家,刻意穿了當時的騎乘裝備,以及挑選當時的路線與單車,騎了1914年惡名昭彰的第六站,騎完後出版了一本書來述說他的經歷。

 

C114T03-1 1

▲1914年環義大賽的地圖。

Submit to FacebookSubmit to Google Plus
2020-07-09
網頁設計:Cadii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