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車誌-Cycling update

李冠賢前進法國移地訓練(下)

C113I01 1

 

圖、文◎李冠賢

 

從歐馬勒基地營出發,我們開車300km到Les Pieux小鎮要參加Cat3的繞圈賽事,這裡鄰近英吉利海峽,沿途可以看見諾曼第空降的紀念碑,許多古老的建築上,依稀可見砲火摧殘的痕跡,此時依然不敢相信,我已經身在法國,即將上場在歐洲的第一場賽事。

 

C113I01 2

▲充滿傷痕的歷史建築。

 

25歲的生日禮物

 

參加Les Pieux繞圈賽,開車來回時間8小時、移動距離600km,比賽時間不到2小時、賽事距離70km。福島先生原本考量這場賽事地點太遠,打算放棄,不過得知賽事這天是我的生日,能在這天完成歐洲的首場比賽,特別有意義,於是決定如期參賽。

 

法國俱樂部賽事分Cat1、Cat2、Cat3三個等級,以Cat1為最高級別,雖然第一場比的是Cat3的級別,但這2小時的賽程中,法國車手進攻力道非常猛烈,整場比賽的節奏非常快,沒有太多喘息的機會,我幾乎用盡了全力騎乘,結束比賽後的數據,突破個人歷年紀錄,而成績紀錄在前1/3左右完成賽事。

 

競賽環境的差異

 

業餘俱樂部的賽事裡,有明確分級制度非常重要,在適合自己等級的組別裡競爭,與實力相當的對手們切磋,才有機會激發潛能,突破體能的現況。法國俱樂部賽事除了分三個等級,車手也有分三個等級,而等級高的車手,不能參加等級較低的賽事,而等級低的車手,可以嘗試挑戰等級較高的比賽。這樣在Cat2與Cat3的賽事中,不會遇到像神魔一般強的對手,讓較低等級的車手,都有機會競爭上頒獎台,如果當年度有得名的話,則隔年會強制升上一個等級。我大多是參加Cat2的賽事,比賽的細節有別於在台灣,分享給讀者們。法國比賽中,常常因為道路縮減,車手彼此會突然靠得很近,甚至到碰撞,但大家騎乘的穩定性都非常好,碰撞後不慌不忙的再拉回原本的姿勢,而過彎時,大家不會刻意搶進彎,反而依序排列通過彎點,但是通過彎點,必須抓緊下車把位,起身抽車、用力猛踩,不然大家加速的力道都非常大,很容易就因此掉離主集團。位於北法的地區很少有大山,大部分都是2~6分鐘的小丘陵爬坡,加上比賽都以繞圈賽事為主,因此持續5分鐘左右的間歇能力要很好,才能跟上比賽的節奏。

 

這裡比賽很少是大集團衝刺決勝負,大多都是單飛或小集團衝刺,因為法國車手在賽事中會不停的進攻、進攻、再進攻,把主集團撕裂成3團以上的破碎小集團。因此只要有車手進攻,都必須嘗試去跟上,實力好的車手都是如此,會不斷保持在前端,不停地向前擠,而分裂後的最後集團,通常很難再追回前方團體,這團的車手只求完賽,不會積極的做追擊了。我參加過一次Cat1的賽事,經驗、技巧、實力都與法國車手相差一大截,從我一開賽的位置就排得太後面,開賽後連續幾個過彎後,因為過彎技巧不夠好,我幾乎掉到隊尾,接著在上坡路段的速度,快到我無法負荷強度而掉隊,這時才開賽不到15km,我就已經下課了,讓我上了一堂震撼教育呀!

 

C113I01 3

▲當地民眾對自行車賽事的熱愛。

 

訓練環境的差異

 

正值台灣炎熱夏季的時刻,在法國卻意外的舒適,清晨氣溫約15度左右,中午最高溫通常不超過30度,迎面吹來的風是清新舒爽。假如這時在台灣做一次5小時的耐力訓練課程,課程結束後,因為較溼熱的氣候,車衣褲可看見滿身汗水再晒成鹽巴結晶,身體也會覺得相當疲倦,休息時還需要多補充1,000cc以上的水分,避免訓練過後的脫水現象。而在法國做一樣5小時的耐力課程,結束後身體依然乾爽,身體的疲倦感也沒有那麼沉重,對於訓練的品質上,的確有部分的差異。

 

不過說到道路的路面狀況,不得不稱讚台灣的柏油鋪得還算不錯了,在地廣人稀的法國鄉間,破碎的路面比例比台灣多,有些坑洞都超過胎高,如果不甚掉入,手沒有抓緊的話,肯定是摔車。儘管手有抓緊,能穩住車身,但是輪胎的突然撞擊,還是曾經讓我的前輪爆胎,因此在團體的訓練騎乘,領騎車手必須善用手勢警告路面危險,對於後方跟騎的隊友來說相當重要!所以車友們在台灣約騎,也都要善用騎乘手勢,才能讓彼此有個安全開心的騎乘。

 

汽車與自行車的路權共享,這是我在法國騎乘最有感觸的部分,汽車駕駛人的交通觀念,都有超越自行車騎士必須保持1.5m安全距離。因此我們在路上訓練,不管大、小車,他們一定會切到對向車道超越我們,如果對向有來車的話,他們會耐心地、緩慢地駕駛在我們後方,等待至對向車道淨空,才做超車的動作,這種氛圍對我來說,真是太不可思議啦!

 

C113I01 4

▲亞洲車手一同在法國訓練。

 

生平最嚴重的摔車

 

漸漸地掌握在法國比賽的節奏以後,我希望能在法國拿下一場勝利,在一場比賽中最後的5km,有2位車手突圍,主集團沒有要追擊,於是我一人再度發動攻擊,成功的脫離主集團,路程剩下2km,我還有機會追近前方的車手,也跟主集團再拉開了一些距離,所以我用盡全力踩踏,然而在最有機會的時刻,我卻意外在過彎時飛出賽道,以時速50幾km的速度落在水泥人行道,再翻滾至路緣外的草皮。

 

肌肉的瞬間緊繃讓我雙腿抽筋動彈不得,左手肘異常的痠麻,這感覺似曾相識,心中有不好的預感。由於無法起身,於是只能用擔架讓我坐救護車送醫,沒想生平第一次搭救護車竟然是在法國。經過X光的檢查後,左手肘骨折,必須住院開刀,於是教練幫我辦理好住院手續後,就留我一人住院,他必須帶其他隊友返回100km外的基地營。當晚我的室友是一位約莫60歲的阿伯,他和我一樣是手骨折住院,他當時鼓勵我說,雖然我的身體受到了傷害,但這個傷害會讓我的內心更加強大,叮囑我不要擔心,未來只會更好的!

 

遠在異鄉住院的我,有個和藹的阿伯為我打氣,讓我心中相當的平靜,也相信自己還會重返賽場。3天後我出院回到基地營休養,手肘會不時地抽痛,可能是神經要重新做連結?痛起來時,吃止痛藥都無法壓過,傷後的第一周相當的難熬。但是能到法國是許多朋友們的支持、給我的機會,所以我不希望因此提前回台灣,只能積極的復健,為自己調配營養補充,每天吸收一點不一樣的事物,我希望能完全地充實在法國的時光。

 

C113I01 5

▲生平第一次搭救護車送醫,還好順利做完手術。

 

傷後重返賽場

 

出院2周後,手肘開始消腫,既然雙腳沒有受到傷害,那我就還可以恢復訓練,於是架起訓練台,開始室內倉鼠訓練計畫,但恢復訓練的第1天還滿慘的,有種完全砍掉重練的感覺,不到1小時的有氧課程,就讓我騎到要吐出來,受傷對身體的消耗真的很大,還好接下來幾天有漸漸地適應了。第3周嘗試外騎感受狀況,當下的感動是曾經許久未有了,能在路上騎著車看風景,真的是世界上最開心的事情,眼角藏不住喜悅的淚水。但恢復外騎做訓練還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,因為左手依然疼痛,必須用更多的身體核心來支撐,精神也要放大200倍來注意周遭環境。

 

來到第4周時,很難得有場比賽在基地營附近而已,自覺體能狀況也非常好,於是想請教練帶我去診所檢查,詢問醫師能否下場比賽,但教練說不用問醫生,以他們的職業道德來說,肯定不建議我下場比賽,但以職業頂尖的運動員來說,他們會傾聽身體的聲音,所以他讓我比賽,但只要覺得有點不舒服,就必須立刻下場休息。所以我真的參賽了,騎了一半的賽程後下場休息,退場前我依然還在主集團裡,回到賽場上還能跟上比賽的節奏,給我很大的信心。在3天後的另一場賽事,我就成功地完賽了,雖然還無法角逐名次,但是每次的比賽依然都有很大的收穫,直到回台灣前,我又完成了2場法國俱樂部的比賽,還有一場在波蘭的UCI Gran Fondo世界盃賽事。

 

C113I01 6

▲還無法下場比賽,就來做後勤人員吧!

 

結語

 

一趟法國移地訓練,我的心得是亞洲人的資質不一定比歐洲人差,但比賽與訓練環境和群眾支持度確實相差很大,福島晉一教練所開啟的亞洲菁英計畫,就是希望能讓亞洲好手能與歐洲車手處在一樣的環境;希望在未來的10年裡,能看見一支純亞洲人的車隊,進軍三大賽事。我也期望2020年再度回到法國訓練,除了讓自己更加提升外,也希望能為有心走進歐洲發展的台灣年輕車手,牽起一條邁向職業車手的新絲路。有興趣了解更多,也可以追蹤Asia Cycling Academy的粉絲專頁。

 

C113I01 7

▲傷後恢復1個月,按預定行程參加UCI Gran Fondo世界盃盛事。

 

C113I01 8

▲亞洲單車學院車手一同在法國基地營合照,左一為福島教練。

 

C113I01 9

▲室內倉鼠計畫訓練。

Submit to FacebookSubmit to Google Plus
2020-05-21
網頁設計:Cadii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