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車誌-Cycling update

海外單車野營驚魂記

C113WT02 01

▲紮營在希臘臨海小村的廢棄石屋旁。

 

圖、文◎許佩怡

 

2018年5月從希臘出發,我開始為期17個月的單車跨國旅行。長途旅行為了走得久,盤纏必須錙銖必較。旅行最大花費不外乎移動費用,交通:我的單車以及兩條腿。單車燃料、食物酒水,我帶上汽化爐具及鍋具,在當地市集採買食材自炊。住宿:野外露營,以星空為幕、以大地為床,親近大自然聽起來異常浪漫吧?且請聽我娓娓道來。

 

C113WT02 10

▲阿曼海邊工寮紮營。

 

C113WT02 02

▲我的鄰居是一堆墓碑……。

 

C113WT02 09

▲公墓旁紮營,哥倫比亞車友自製淋浴間。

 

C113WT02 12

▲在方便取得水源時最適合煮炊跟煮咖啡。

 

C113WT02 03

▲傾盆大雨的希臘山路,極其幸運的找到路邊的小教堂供我屋簷擋雨。

 

C113WT02 07

▲天色暗了又下雨,偏僻教堂沒上鎖,直接睡椅子上。

 

森林露營的不速之客

 

從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(Bosnia and Herzegovina)跨過邊界到塞爾維亞(Serbia)沿途人煙稀少,林間疏疏落落,石砌小屋,炊煙裊裊升空。牛群羊群散佈綠地,陽光在夕霧裡漸漸變暖橘黃「得在太陽下山前找好落腳地啊」。確認了水量食物足夠,行進間邊留意合適的紮營地點。

 

路旁出現岔開的小泥路,遂切進一探究竟。小泥路蜿蜒的向樹林延伸,看起來人跡罕至,決定紮營在一略為平坦處。簡單的煮炊洗漱收拾完,趕在天色全黑前入帳篷。在帳篷裡點著頭燈寫日記,遠遠的傳來鄰近村莊的牛羊叫聲,風吹過樹梢間的聲音,旁邊小河的流水聲,由遠處慢慢靠近的腳步聲,好一幅恬靜田園畫!

 

「等等!腳步聲?!」我急忙把頭燈關了,在一片漆黑裡豎起耳朵。腳步聲在接近帳篷時減慢速度,突然停住了。我心臟噗通噗通的大概跳到了喉嚨,這時在帳篷外出現嗅聞的聲響,我屏住呼吸,連眨眼都不敢,突然之間帳篷天搖地動被上下左右的搖晃著,爪子們不停的在帳篷布上跟地上扒著抓著,「阿彌陀佛,阿們,哈雷路亞....」求神拜佛的力持鎮定,感覺約莫過了一世紀,終於帳篷回復平靜,爪子聲低吼聲環繞著帳篷不遠繼續騷動。

 

不成眠的夜漫長難熬,終於東方露出一線光,側耳傾聽確定騷動已經平靜,拉開帳篷,只見滿目瘡痍,鍋碗瓢盆四散,檢點了裝備,發現鞋子少了一腳。不死心地在附近巡視,那一隻鞋子依然不見蹤影,所以我要等王子來找我嗎?(苦笑)灰姑娘只好迅速的整裝上路,沿路不斷揣測昨晚究竟是什麼動物?不是狗也不像熊,只能慶幸自己可能聞起來極不美味吧!

 

C113WT02 11

▲牛群羊群散佈綠地。

 

C113WT02 04

▲海灘邊的樹林紮營,晚上還在海邊簡易淋浴沖了冷水澡。

 

野營夜驚魂

 

在即將離開保加利亞(Bulgaria)前往土耳其(Turkey)之際,因天色漸暗,所以決定在關口附近紮營等明早再行通關。觀察附近有許多田地葡萄園,但沒有足夠大的空地可以紮營。繞到修路的路段,眼尖發現有一段路被三角錐及一堆砂石封死了,另開一條新路往旁邊轉去,跟封死的路平行,中間有一排密林擋住。下車跨過沙堆到封死的路段查探,清除了地上的垃圾石塊釘子,搭營沒問題,故牽了單車越過沙堆準備紮營。帳篷搭好後,越過沙堆再到路上端詳,發現帳篷最頂端超出了沙堆高度約莫15cm左右,如果駕駛的車夠高其實有機會被發現,但當時已日暮西山,心存僥倖的將就過夜了。

 

夜幕降臨,車流量不大的小路並不繁忙,點起頭燈開始寫日記,突然有一輛車停在沙堆前,車頭燈透過沙堆投射在我帳篷頂端,我連忙關頭燈暫停所有動作。聽見開車門,有人下車,往沙堆走來,腳步聲只有一個,停住了。過了1分鐘,又有開門聲,另一人下車,腳步聲往沙堆走來,聽見2人小聲交談「該不會是在討論要不要過來吧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,這時聽見另一輛車駛近,轉彎走了,這2個腳步聲迅速的上了車,關車門,離開了。在黑暗裡,心跳聲異常的喧囂,「他們有發現我的帳篷嗎?他們下車是在考慮要不要過來嗎?」心中感謝一切的平安。

 

躺在睡墊上,腦袋卻不敢完全關機,車子經過總會確認已駛離才會放心。夜已深,恍恍惚惚之間聽見車子煞車聲,車頭燈又射過來。我立馬驚醒,開門聲後有數個腳步聲往沙堆走來,手電筒的光束閃動個不停,「是剛剛離開的人找朋友一起過來嗎?」我感覺電影裡那種人生的跑馬燈要出現了,突然有人在我帳篷前大喝了幾聲,我不懂也不敢出聲音,他們持續大喝著,僵持了1分鐘,突然聽到「Hello~Hello~」有人會說英文?!我裝出低沉的聲音「Hello」他們說「Open!」我豈敢這麼聽話,他們接著說了一串話,中間夾雜了「Police, Passport」這2個關鍵字!

 

「咦?是警察?該不會是想騙我出去?」我透過外帳下緣看到幾雙軍靴,「看來應該是警察」於是打開帳篷,手電筒光束刺眼,突然啪啪啪4~5支手槍對著我,反射性的高舉雙手,試圖讓他們明白我是騎單車旅行,明天一早就過邊界到土耳其。接過我的護照,他們對著對講機來回對談,「No Camping!」我說夜深了,保證日出就離開。他們對著對講機又是長長的對談,後來檢查了我的單車行囊跟帳篷,總算是願意放我一馬。他們離開了後,每隔幾小時會有汽車停下,對講機聲出現「Taiwan Taiwan #@$*%$」然後又離去的聲音,於是在有被警察護體的感覺下安心睡去。

 

C113WT02 08

▲土耳其的加油站旁紮營。

 

叩叩叩~您有訪客

 

在馬其頓往保加利亞的邊界,「好久沒有痛快的洗個熱水澡,躺在暖呼呼的床上!」決定在馬其頓的最後一晚要投宿不野營。打開了手機的離線地圖,搜尋鄰近的民宿,「咦?最近的住宿點要兩三百公里遠?!」只好且戰且走,途經幾個小小的村落,詢問的結果似乎也證實了鄰近沒有住宿點。眼見日暮西山在即,今晚還是先找地方紮營吧。

 

沿路都沒有物色到理想的地點,打開地圖發現再越過一個山坡就是邊界,不想在夜晚時進入未知的國度,於是折返。決定詢問小雜貨店能否在旁邊停車場搭營過夜,老闆娘指示我去附近的足球場搭營。順利抵達足球場,下去探勘場地發現空曠的草地上出現帳篷單車確實頗引人注目,還好角落處還有鐵椅跟鞦韆幫忙掩護,於是緊鄰著鐵椅搭好了帳篷,為避免額外的麻煩,早早就進帳篷裡休息。

 

傍晚時分,遠遠聽見笑鬧聲接近,隔著帳篷推測應該是數名青少年來踢足球。過了約莫幾十分的笑鬧,突然音量降低,竊竊私語聲接近,「被發現了」,敵不動我不動的過了一陣子,他們大聲說了一串話,我猜測應該是想試探我是誰。不想女生且又獨自一人的身份暴露,所以決定保持靜默。過了半晌,突然有東西擊中我的帳篷,還是按兵不動,接下來陸續丟過來小石頭、垃圾,直到寶特瓶砸中我的帳篷,「他們沒見到帳篷裡的人是不會罷休」,在更大的物品飛過來之前決定踏出帳篷。

 

我簡單打了招呼,鎮定的看著他們,「顯露出害怕就輸了」眾少年約莫16~17歲,有的高壯有的青澀,交頭接耳的說著我不懂的語言,我退回帳篷,把內外帳確實的用鎖頭鎖好。這時出現「FXXk you bitch~」「Shit~」的叫囂,我不知道究竟是害怕還是怒意比較多,冷靜後我決定不正面起衝突,先靜觀其變。把水果刀放在身旁,心中沙盤推演可能會出現的壞情況。叫囂聲持續了一陣子,天色暗了,漸漸的騷動平復,幸運的,他們離開了。憋了一肚子的尿隨著神經放鬆下來更覺難耐,謹慎的再等待半小時,確認所有人都離開後才出帳篷。但是擔心著夜半可能會再出現的驚喜,整晚都無法安心的入眠。

 

C113WT02 05

▲馬其頓鄰近保加利亞的邊境,在足球場旁邊紮營。

 

關於這次紮營我所學到的是

 

隔天在騎車的路上做事後檢討,這些少年應該沒有惡意吧,只是出於好奇,以他們在電視裡所學到的所有英文來問候我吧(苦笑!)而如何避免下次可能的驚喜呢?盡可能的搭在隱密的地方。入夜後盡量少開頭燈,少開伙招引注目。可以詢問當地居民安全及合適的搭營地點。日落前2小時開始留意紮營處,避免天黑後才找落腳處。進入新國家即熟記報警電話。事先查詢該國家對於野營的合法性,若沒有特別的嚴禁規定(如緬甸禁止外國人搭帳篷,只能入住政府認證專門接待外國人的旅館。)那麼最好還是詢問當地人哪裡可以搭帳篷過夜。野營帶來不被行程束縛的自由,也可以有效的節省預算,但必須注意安全以及相關風險,隨時提高警覺。

Submit to FacebookSubmit to Google Plus
2020-05-14
網頁設計:Cadiis